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招聘软文撰写员,无工作时间要求,即时结算

2020年04月26日 02:50

 

租客网ZUKE.COM是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以提供租赁系统服务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平台,平台为全国超过两亿租客提供信息发布服务,为全国近200万经纪人提供SAAS系统,为众多公寓运营方提供公寓管理、运营发布、后期房源服务管理等全套管理系统,租客网包括租客惠、易推等为租客提供优惠服务及工作机会的模块。

   为更好的宣传租客网,发挥广大网友的文学才华,租客网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聘兼职文案提供软文,单篇文章价格根据文章需求,50-1000元不等,所有软文经ETUI.COM平台进行担保交易,投稿人稿件在ETUI.COM任务发布系统留存,如被拒稿,我司不会使用任何该稿件内容,文稿一经采用版权归我司所有,并且立即付费。投稿人即可到平台账号内提取现金。投稿人员投稿后,我司将在1个工作日内审核是否采用,如未被采用将直接拒稿,投稿人可在ETUI.COM平台查看投稿状态。

    文章不限制格式,以软文为主,可以是故事式、新闻式、悬念式、情感式任意格式,每天公司会发布相关文章需求,文章需求发布后,任何人均可投稿,只要文稿保证原创,文章质量好,在符合公司采购数量范围内将会被采用并立即付费。


相关推荐

租客网:房子不安全,你还会租吗?

租客大时代下,租赁成为日常,生活的一地鸡毛,是租客演绎出的人生百态。酸甜苦辣咸里,肯定有一个你【酸咸】“租的房子太老,电器是易坏体质,水压不稳常常洗不了热水澡;合租室友爱抠脚,卫生不愿打扫,作息总合不上拍,我只能常常顶着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去上班”【温暖】“某天我在深夜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改着方案,突然停电,周围一片黑暗,我吓得不知所措,只好打电话给房东询问情况,没想到房东大妈一点没脾气,立马带人过来检查线路,走的时候还递给我一把锁,让我多锁一道门,怕我一个女孩子在老小区不安全,那天晚上我一边吃着剩下的泡面一边哭了好久。”【小确幸】“合租的室友恋爱了,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临走的时候请我吃了一顿火锅,说感谢我合租以来对她的照顾,之后我一直看着她结婚生子,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合租期间有幸参与一个女孩子的一生”【苦涩】“因为房东突然卖房,只能被迫在深夜找房搬家,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在马路上拦车,零下几十度的冬天,我搬进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害怕被合租的室友投诉扰民,只敢靠着行李袋睡了一夜”【回甘】“我遇到的大部分房东,租房前说的挺好,搬进去下月立马涨房租。还好现在碰到了一个不错的房东,5年没涨过我租金。”人间不值得,人生值得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租客们的百味人生,是愿所有的后会有期,都是它日的别来无恙。生活虽是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高歌前进!在短视频横行的时代,所有人都是主角,不必彷徨,有缺憾才是真实的人生,租客网用短视频为租客发声,租囧生活大爆炸,真实阐述租客百味人生,让世界倾听租客心声!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租客网颠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并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愿你历经山河,仍觉人生值得

2020年04月29日 11:40

无人机第一股不做消费级无人机了

头顶“无人机第一股”光环,亿航却不想只做无人机。在年初发布的《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中,亿航将自己定义为城市空中交通企业,相比起大疆、极飞等无人机同行,亿航已经将主营业务转向载人级AAV(autonomousUAV,自动驾驶飞行器)。载人级AAV与用于航拍、能源、建筑、农业等领域的消费级、行业级无人机相比,是一个更具想象空间的赛道,亿航在上述白皮书中引用摩根士丹利发布于2018年的估算数据称,2040年全球城市交通的产业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在这一产业中,亿航的对手也换成了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腾讯投资的飞行汽车制造商Lilium,吉利、戴姆勒等投资的德国城市空中出行公司Volocopter,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飞行汽车公司KittyHawk,甚至是计划推出空中出租车服务的Uber。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亿航已经将旗下产品进行商业化并贡献公司大部分营收,但目前距离其推出首款载人级AAV亿航184发布也不过四年时间,包括飞行汽车、空中出租车、载人级AAV等概念在内的空中交通赛道仍然受到技术与监管的双重制约。作为一家需要营收、利润来回馈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空中无人交通会是亿航最终的答案吗?营收构成三年三变2016年末,亿航走上转型之路,逐步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并将以销售载人级AAV为主的城市空中交通作为主营业务,不过直到2018年第四季度,亿航的城市空中交通业务才正式开始商业化,并在2019年一跃成为亿航的第一大营收来源。亿航于2019年11月首次递交IPO招股书,包括上市后披露的财报在内,亿航共披露了2017年至2019年的三年财务数据,在有限的报告期内,亿航营收构成变化巨大,几乎无法将亿航过去的经营历史作为其未来业务发展的参考依据,这也为预估其未来业务发展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具体来看,亿航将旗下业务划分为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其他四部分。其他部分为亿航起家的消费级无人机及相关配件销售,在2016年末决定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其他部分占亿航营收比重迅速下降,至2019年仅为0.6%,几乎可以忽略。城市空中交通、智慧城市管理、空中媒体为亿航目前的三大主营业务。但其中能为亿航稳定贡献营收的或许只有城市空中交通与空中媒体,过去三年营收遭遇过山车的智慧城市管理主要是设计及开发智慧城市管控系统及相关设施。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由于智慧城市管理业务收入可能更加集中在某些年份或特定时期,因此会受到更大的周期波动的影响。空中媒体则是无人机表演,这是一个几乎所有无人机公司都可以分一杯羹的市场,空中媒体业务在2019年同比下滑2%,亿航并没有独特的护城河。亿航仍在转型路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城市空中交通都是亿航转型的必然选择,这一业务包括载人级AAV销售与物流运输两部分,但其营收贡献目前主要来自于销售载人级AAV,由于尚未有国家或地区正式批准载人级AAV的商业化运营,这些销售出去的载人级AAV主要用于测试、培训或演示。即对于亿航来说,载人级AAV这一产品已经进入商业化阶段,但这一产品面向的产业仍未开启商业化,这就给亿航的载人级AAV仍否持续稳定地销售出去、从而在未来稳定贡献营收画上了一个问号。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亿航已累计交付64架载人级AAV(其中61架在2019年交付),并有33架载人级AAV的未完成订单。相比起销售载人级AAV,亿航城市空中交通业务的另一部分物流运输的商业化远没有那么顺利。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发布的《无人机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在无人机应用场景中,航拍与物流配送需求量最高,但无人机物流配送的应用成熟度偏低,这一结论放在今天仍然成立。亿航在招股书中曾披露与永辉的无人机配送合作,该项目于2018年6月在永辉超级物种广州漫广场店启动试点,但该门店已于2019年12月关闭。就双方的无人机配送合作,36氪向永辉方面询问,对方回复称“目前暂时没有无人机餐饮配送的合作了”。此外,2019年5月,亿航也与中外运敦豪(DHL)达成战略合作,并发布全自动智能无人机物流解决方案,该合作目前同样尚未有商业化方面的进展披露。从无人机厂商到城市空中交通企业,亿航走了一条与大疆、极飞迥异的转型之路。目前来看,亿航未来理想的营收模式应该是转型为服务商,在为城市、物流企业等客户提供空中无人交通解决方案的同时,完成旗下载人级/物流AAV产品的销售,赚取服务费与产品销售两份收入。只是现在大多数空中交通方案、无人机配送方案仍处于实验、试点阶段,其中的技术(如电池带来的续航短板)、监管限制,也并非亿航努力就能解决的,亿航需要做的,或许是在城市空中交通的理想环境到来前,继续在这一行业深耕,补足技术短板,等待相关政策成熟。连续三年亏损,亿航需要长跑能力过去三年,亿航均处于年度亏损状态,净亏损率从2017年的273.2%下降至39.4%,从费用情况可以看出,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从217%下降至47%为亿航节省了大笔费用支出,研发费用也是亿航2019年唯一同比下降的费用科目。亿航在2019年年报中解释称,研发费用下降是因为已经完成了旗舰产品亿航216的初步产品开发阶段,并将重点更多地放在了产品商业化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36氪制图(数据来源:亿航公告)对于一家仍处于行业早期阶段的科技公司而言,亿航未来少不了费用投入尤其是研发费用投入来提升产品与市场竞争力,但过高的营业费用率也给亿航的利润带来了巨大压力。好消息是,具体到2019年第四季度,尽管60%的营业费用率相较其他科技公司仍处于超高水平,但亿航当季度实现了经调整净利润(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290万元,同比扭亏。身处一条巨头与巨头支持的创业公司密集的长跑赛道,亿航需要更强的造血能力才能生存下去。图片来源:亿航《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根据《城市空中交通系统白皮书》所列举的亿航与波音、空客、Lilium等公司的产品对比图,在城市空中交通这一赛道,亿航产品率先实现商业化,换句话说,亿航目前能取得的载人级AAV销售成绩,基本建立在竞争对手尚未正式入场的基础上。未来的市场竞争如何,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或许还无法判断。但可以预见的是,能吸引波音、空客、腾讯、吉利、戴姆勒、谷歌创始人、Uber等各路“势力”入局,城市空中交通这一市场一旦成熟,其竞争激烈程度或许不会低于其他无人机应用市场。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遇到大疆这样堪称“Bug”的竞争对手后,亿航选择了主动退出,并转向空中无人交通这一尚未成熟的市场。如今在空中无人交通领域,亿航已经领先竞争对手将产品商业化,但这一市场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程度上仍将取决于技术、政策的成熟度。亿航只是先上了跑道,长跑才刚刚开始。【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20年04月27日 11:10

北汽蓝谷隐忧重重:扣非净利亏损8.74亿元,靠巨额政府补贴度日,近半营收未披露来源

记者|可达编辑|曾福斌2018年8月“借壳”上市的北汽蓝谷(600733.SH),至今仍是A股仅有的纯新能源整车标的。4日21日,北汽蓝谷发布了2019年年报,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5.89亿元,同比增长30.39%;归母净利润9201万元,同比增长25.54%。尽管在汽车市场萎缩及补贴退坡的冲击下,北汽蓝谷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交出了一份看似不错的“成绩单”,但背后过于依赖政府补贴的隐忧实则非常明显。4月23日,国家四部委联合发文,新能源汽车补贴将继续退坡。从财务角度来看,北汽蓝谷的这份年报“槽点满满”。在营收净利双增长之下,北汽蓝谷的扣非净利润自2015年财务数据公开披露以来全部亏损,2019年亏损达到8.74亿元,同比呈现扩大趋势。同时,北汽蓝谷的经营净现金流自2016年开始持续为负,2019年经营净现金流为-63.78亿创下新低,随着业务扩大现金流正在持续恶化。此外,2019年北汽蓝谷营业成本的增速为32.92%超过营业收入增速,期间费用不同程度增长,其中因债务融资增加导致财务费用同比激增342.29%,由2018年的1.09亿元增至4.83亿元。具体来看北汽蓝谷的有息债务,2019年末其短期借款从2018年的35.05亿元激增至97.63亿元,长期借款由36.42亿元增至41.56亿元,并首次出现55.59亿元的应付债券,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导致其财务费用飙升。有意思的是,大量借入有息债务的北汽蓝谷似乎并不差钱,披露年报的同时其公告,公司及子公司使用最高额度不超过人民币48亿元的暂时闲置自有资金购买一年期以内的银行结构性存款,占到北汽蓝谷截止2019年末货币资金余额89.69亿元的53.52%。受有息债务大幅增加影响,2014-2019年间北汽蓝谷的资本负债率分别为39.04%、62.49%、70.15%,增长极其迅速。在高企的营业成本及期间费用面前,扣非净利润常年亏损“入不敷出”的北汽蓝谷,是如何实现连续盈利的呢?答案是巨额的政府补贴。2019年,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83亿元,这部分计入营业收入。同时,其获得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5570.66万元,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10.58亿元,合计约11.14亿元,计入其他收益直接影响利润,后者正是北汽蓝谷连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根据年报,政府补助部分包括:基地建设补助、纯电车汽车技术研发补助、纯电动汽车课题项目补助、北京市工程实验室设备补助、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补助、燃料电池汽车技术研发补助。这些都是在国家及地方的新能源汽车补贴之外,由地方政府另外拨给北汽蓝谷。事实上,北汽蓝谷在2018年已经依靠上述相同政府补助项目拿到10.96亿元,这同样是其当年实现盈利的根本原因。然而依靠补贴、补助实现盈利的持续性,在未来需要打上一个问号。根据多部委文件,新能源汽车补贴已经明确将继续退坡,而政府补助部分能否持续获得则是未知数。4月23日,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和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2020-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2019年年报显示,北汽蓝谷披露的主营业务只有新能源汽车,该业务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22.13亿元,同比减少16.98%;毛利率为11.51%,同比减少1.34个百分点。新能源补贴退坡进而造成销量下滑,或是其主营业务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北汽蓝谷在年报中也给出了类似说法“报告期内,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给新能源汽车市场带来了一定的影响,特别是产销量规模较大的企业影响更为明显和突出”。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全年销量为15.06万辆,同比下降4.69%。北汽蓝谷指出,财政部、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四部委于2019年3月正式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中加大了退坡力度,基础标准退坡47%-60%。但从年报披露的相关数据来看,北汽蓝谷收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和政策变动并不相符。2019年北汽蓝谷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41.83亿元,仅同比减少6.04%,考虑到其销量亦同时减少,补贴变动并不如政策描述一样明显。此外,新能源汽车作为北汽蓝谷披露的唯一主营业务,2019年的收入占比仅为51.77%,较此前(2018年北汽蓝谷新能源汽车业务的营收占比为72.24%)大幅下滑,而对于剩下近半的收入来自于哪里,北汽蓝谷并未在年报中明确披露。事实上,在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下滑的情况下,未披露的业务才是北汽蓝谷2019年实现营收整体增长的主要原因,但投资者无法从年报中获知具体信息。就此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北汽新能源证券部,其工作人员表示北汽蓝谷的年报只披露主业,其他方面公司还涉及核心零部件生产,及一些销售、服务业务,比如4S店、充换电池等等。易观汽车出行高级分析师宋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北汽新能源面向普适大众的车型定位精准,中国现在新能源汽车消费比例最大的区间还是10万元到20万元,北汽新能源是这个价位相对最优的选择之一。即便特斯拉进入中国,更多的也是影响30万元以上的汽车市场,短期内不会和北汽新能源直接产生竞争。自2013年以来,北汽新能源已连续七年保持国内新能源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第一,但2019年北汽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下滑。此外,在全球销量方面比亚迪反超北汽新能源排名第二,第一仍为特斯拉。对此宋谨认为,2019年北汽新能源销量低迷和整个汽车市场的大环境密切相关,2019年宏观经济整体承压,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影响显著,造成汽车市场整体低迷。根据中汽协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同比减少2.8%,结束了自1990年开始的连续增长,但当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25.6万辆,同比增长61.7%势头迅猛。而到了2019年,不但汽车整体销量再度下滑8.2%,新能源汽车也“由盛转衰”,全年仅售出120.6万辆同比下降4.0%。“动力电池的成本大约每年减少20%,这是带动电动车成本下降的关键因素,但从整车来看对价格的影响将小于20%,难以对冲去年一次性补贴退坡50%左右带来的负面影响。”宋谨表示。但在宋瑾看来,补贴退坡仍然不会改变行业的长期趋势。“2019年工信部提出2025年新能源新车的年销量占比要达到25%左右,以这个比例来看要达到700万到800万辆,而目前每年只有120万辆左右,仍然长期看好。”宋谨称。据宋谨判断,2020年下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会出现反弹,由于上半年疫情影响对销量的巨大打击,2020年全年的销量仍大概率同比下滑,但2021年有望开始全面复苏,2023年、2024年由于新能源汽车TCO(拥有成本)逼近燃油车,增速将全面加快。

2020年04月26日 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