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安全有保障,租生活可以更自由

2020年09月07日 09:56

端口”作为一个可以帮助推广房源信息的平台,是各类房产中介和房东出租房屋的重要手段.而不断提升的端口费,对于原本市场就不好的中小中介和依靠端口平台生存的房东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高昂的端口费之下,房东的压力其实比小中介还要大。


房屋出租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作为房屋中介,如今的租房市场形势严峻,竞争激烈,中小中介很难争取更大的市场,更多的还是要依托端口平台的帮助推广,才能更好地展开销售,提升业绩。可是现如今端口费不断上涨,逼得许多中小中介难以生存,一方面市场不好,另一方面高额端口费无力继续承担。

租房市场竞争激烈,市场压力大,中介越来越难做,原本还想着冲一波业绩,提高一下业务水平,想多成交几个单子,结果一间房子没租出去,就看到房源端口费涨价的事情。市场本来就不太好,这些中小中介大多都没有多余资金,都要依靠端口平台维持推广,现在端口费不断提价,对中小中介来说未来更加难以生存了。


而同样作为受害者的房东,不但同中介一样要与租客洽谈租房问题,及时收租催租,面对不良租客的纠缠,还要留出许多时间解决各种租客的问题,甚至还会面对出租半年,房子面目全非的现实惨状。如果把整个租赁行业比作食物链,那么房东无疑是整个食物链中最底端的弱势群体。

房东作为出租房屋的个体,本身是没有什么推广房源的渠道的,也是要依靠各类房源端口的推广传播才能将房屋推广出租出去,而不断提价的端口费,让众多房东不仅没有及时将房屋出租出去,还要在房屋空置的基础上多缴纳出高额的端口费用。如此对于房东来说,不仅没赚到钱,还要倒贴钱!

夹缝中生存的房东和中小中介,要如何在租房市场中争取更大的利益,获得更多的保障?


现在,以互联网+为主导,具有优质安全保障体系的大型租赁信息管理平台——租客网,从房东租客中间多方面角度考虑,采取共享共赢的模式,所有在租客网上注册用户均为实名认证,把握租客房东及中介身份和信用真实性,确保房屋交易可行性,充分保障房东和中介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不收取任何费用,没有所谓的端口费,让中小中介和房东轻松出租,创新的保姆式托管体系,房东再也不用烦恼没有时间洽谈租客,以及担忧催租收租,面对不良信用租客的事情,大量可靠的参考数据,从根本上解决出租难题。


租客网,与时代需求相结合,着眼于大时代大背景,用规范化的操作专业化的模式,打造新型的网上租赁平台,致力于引领中国的创新经济模式。

加入租客网,让房屋出租变得简单高效,安全有保障,租客网,让你的生活更轻松幸福!


相关推荐

什么是长租房政策?

“长租公寓”,又名“白领公寓”,“单身合租公寓”,是房地产市场一个新兴的行业,将业主房屋租赁过来,进行装修改造,配齐家具家电,以单间的形式出租给需要人士。国内长租公寓主要分为“集中式”和“分散式”两类。集中式主要以传统的商业地产运作模式,利用自持土地开发或楼宇整租改造方式进行运营;分散式主要从租赁中介业务延展而来,依靠整合户主房源进行重新装修管理,类似“二房东”。现在“长租公寓”这个概念已经慢慢为大家接受。在传统租赁市场上,租客的租赁时间一般为一年。

2020年05月07日 14:18

货拉拉女司机王师傅:为了孩子为了家 再苦再累都值了

导言:王师傅今年32岁,是泰州货拉拉的一名女司机,加入货拉拉已经快两年了。和往常一样,她吃完早饭,开着自己的货车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就去专业市场接单了。王师傅今年32岁,是泰州货拉拉的一名女司机,加入货拉拉已经快两年了。和往常一样,她吃完早饭,开着自己的货车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就去专业市场接单了。过去一年的365天中,有200多天,王师傅的轨迹都是如此。四年前,她和孩子跟着老公来泰州打拼,前两年由于孩子小,王师傅就在家带孩子,没有上班。后来孩子可以上幼儿园了,她白天有了空闲时间,想着可以做点事情补贴家用,但是因为还需要接送孩子上学和放学,所以需要工作时间自由的工作。于是家里刚好有车,车技也不错的她,在朋友的推荐下开起了货拉拉。王师傅每天早上送了孩子上学,就去专业市场接单。到了下午3点半,再去学校接孩子回家。虽然一天工作的时间只有不到7个小时,但是王师傅却过得很充实,既能照顾孩子,又能跑货拉拉赚钱补贴家用,她觉得很满足。货运是一个很脏很累的工作,因为是女性,王师傅在接单运输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一些客户的质疑。有一次,她接到的订单备注了需要搬运,给用户致电沟通时,对方一听是女人的声音就嘀咕道:“我这批货有点重,你一个女人怕是搬不动呀。要不我取消了,重新叫别的车拉吧?”王师傅对这样的话已经见怪不怪了,她一再表示自己绝对没问题,对方才没说什么。到了取货点,客户看到她瘦弱的身体,还是持怀疑态度,王师傅二话不说麻利的将一箱箱货物都搬上了车,让客户很惊讶,并为她竖起了大拇指,“真是人不可貌相!”就是这样,凭借自己吃苦耐劳的精神,王师傅颇受用户的认可,也因此收获了很多老客户,让她的每月收入都比较稳定,减轻了家庭负担。虽然有时候也会受点小伤,但是都没有打消王师傅跑货拉拉的念头。王师傅坦言:“我老公也怕我辛苦,劝过我好几次,叫我安心在家带孩子。可是,我挺喜欢跑货拉拉的,时间自由又能赚些零花钱,而且还不耽误带孩子,再苦再累都值了。”对于以后的打算,王师傅表示会继续兼职做货拉拉。如果条件允许,她还还希望让爸妈过来帮忙带孩子,自己就可以全身心的去跑货拉拉,努力工作,争取和老公一起多攒点钱,在泰州买套小房子,真正稳定下来,给孩子一个安定的生活。

2020年04月29日 14:59

2019年硅料硅片龙头企业财报:单晶全面反超,隆基中环领跑

IRENA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增光伏装机30.1GW,全球新增光伏装机97.1GW,较2018年同期增幅变窄,产业链各环节集中度进一步加强,整个光伏产业对于中国庞大产能的依赖度也越加明显,具体到硅料硅片环节更是如此。根据CPIA数据,截止到2019年底,我国多晶硅产能达到45.2万吨,产量34.4万吨,同比增长32.0%,占全球总产量的66.28%,硅片产量134.6GW,同比增长25.7%,占全球产量的98%。2019年年我国各光伏产品出口总额约207.8亿美元,硅片出口额为20亿美元,出口量51.8亿片(约27.3GW)。硅业分会的数据显示,在硅料环节,2019年我国多晶硅厂家减少到13家,其中产能达到万吨以上的有保利协鑫、新特、大全……等10家企业,这10家产能共计40.9万吨/年,约占国内总产能的94.5%,头部集中度加强,价格较为平稳,整体小幅下滑,多晶用料价格下滑幅度大于单晶用料;硅片环节也是如此,产能超过2GW的企业有中环、隆基、阳光能源……等9家,9家产量占比达到85.5%,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单晶市占率上升,单晶硅片占比达到惊人的65%(2018年这个数字是45.9%),单晶硅片价格稳定,价格中枢在0.369美元/片,多晶硅片由于需求偏弱,全年价格跌幅达到23.3%,单多晶价差呈扩大趋势。一句话,2019年单多晶占比实现历史性扭转。这一整体趋势,对身处其中的企业龙头影响深远。我们在已经披露2019年财报的企业中,挑选了3家硅料龙头(保利协鑫、大全、新特)3家硅片龙头(中环、隆基、阳光)进行财务比对,希望能够给过去2019年一个清楚的认识。隆基中环顶起硅片的半边天隆基、中环、阳光能源三家都是硅片企业,更确切的说都是单晶硅片供应商。基于2019年单多晶占比反转,单晶硅片全年需求强劲,各家都有扩产计划,不同的是有的新产能已经在报告期内投产,有的则没有,而这对于报告期内考核对象业绩表现有决定性影响。报告期内,隆基营收328.97亿元,在三家硅片企业中居首,中环营收168.87亿元排名第二,阳光能源营收44.26亿元排名第三。在营业成本的比对中,出现了跟营收比对完全一样的走势。隆基因为出货猛涨而带来了生产、经营及销售成本的大涨,233.89亿元高居三家硅片龙头经营成本之首,中环以135.96亿元排名次席,阳光能源40.84亿元排名第三。毛利率方面,隆基28.90%毛利率最高,中环19.10%居中,阳光能源2019年全年毛利只有7.70%排名最末。隆基股份4月22日隆基股份发布2019年财报,报告显示,隆基实现营业收入328.97亿元,同比增长49.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亿元,同比增长106.40%;基本每股收益1.47元,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23.93%,资产负债率为52.29%,在行业内处于低位。报告期内,隆基不仅迎来了单多晶占比的历史性扭转,也于年中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千亿市值。报告显示,2019年隆基单晶硅片产能达到42GW,出货65.48亿片,对外销售同比增长139.17%;单晶组件产能达到14GW,全年出货9.08GW,同比增长28.39%,其中组件海外出货4.99GW,占总出货的67%,同比增长154%,一改之前国内出货占大头的局面。报告期内隆基新推出166mm产能生产效率相较以往提升达35%以上,拉晶环节非硅成本同比下降25.46%,影响深远。中环股份4月18日,中环股份发布其2019年年报。报告显示,报告期内中环实现营业收入168.87亿元,同比增长22.76%,实现归母净利润9.04亿元,同比增长42.93%,归母扣非净利润6.2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98.38%,经营性现金流净额25.07亿元,同比增长46.80%。截至2019年末,中环单晶硅材料二、三、四期及四期改造项目年产能合计达到33GW,超过设计产能50%以上,五期项目建设有序推进,已进入调试生产阶段,项目完成后,公司晶体产能将优化至85GW。中环太阳能硅片全年销量达到51.44亿片,同比大幅增长76.19%。报告期内,中环发布颠覆性产品210mm尺寸光伏硅片,有望提升全产业链通量型生产环节效率,降低制造成本,形成大硅片210、166对抗阵营。阳光能源3月13日,阳光能源发布其2019年财报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对外总出货量4.13GW(2018年这个数字为2.80GW),收益由约人民币40亿元增加为人民币44亿元,成长幅度10%,取得亏损约人民币3.34亿元,比较2018年年度亏损约人民币2.21亿元上升。对于亏损上升的原因,阳光能源认为主要由于云南曲靖新建低本高效的单晶硅棒与硅片产能调适及原辽宁锦州生产基地既有产能设备持续进行技术改造,导致新产能未大量投产旧产能未达产所致,经济规模优势未能充分显现。硅料环节协鑫体量大大全不愁卖硅料环节的3家龙头的景象也各不相同。协鑫因为多年押注多晶,无法及时响应市场对于单晶的强烈渴望,负担过重,导致年内盈利大幅度下滑,而一向稳健的新特和大全则完全不同,尤其大全,来自下游客户的说法是“一向价格高品质好“,在对手竞相压价的大环境下一枝独秀。2019年保利协鑫净利润-13.03亿元,在册的3家硅料企业里排名第三,大全报告期录入净利润1.9亿元排名第二,新特以4.23亿净利润排名第一。在总资产的比对中,老大哥保利协鑫以1015.3亿期末总资产排名第一,新特以417.05亿在总资产的比对中排名第二,大全期末总资产录得83.81亿元排名第三。总资产周转率也是财务指标中的重要一项,它指向的是公司资产的实际使用效率。在这次比对中,大全以29.14%排名首位,新特20.91%居中,保利协鑫18.96%排名第三。保利协鑫3月30日,保利协鑫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保利协鑫收益达192.5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跌6.4%;毛利约46.78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跌7.0%;股东应占亏损约1.97亿元,较2018年同期减少71.6%。报告显示,保利协鑫收入来源主要来自三个部分:光伏材料业务、光伏电站及新能源业务。其中,光伏材料业务主要为多晶硅及硅片制造和销售。2019年度,保利协鑫光伏材料业务收入127亿元,硅片销售87.9亿元,多晶硅销售23.2亿元,报告期内多晶硅产量5.74万吨,新疆项目一期4.8万吨产能全部释放;硅片产能35GW,报告内产量31.58GW;电站收入4.9亿,截至目前,保利协鑫管理及运营光伏电站装机371MW,其中18MW位于美国,353MW位于中国。新特能源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新特能源收入約87.22亿,同比下降27.64%;净利润4.03亿,同比下降63.65%;每股基本盈利0.34元。报告显示公司收入主要来自多晶硅生产、ECC、BOO三个业务板块,其中多晶硅生产板块收入22.3亿,同比下降33.49%,报告期内多晶硅产量3.7万吨,新项目3.6万吨在技改优化成本,2020年有望达产;ECC板块收入49.86亿,同比下滑33.40%,主要源自光伏风电行业政策影响;BOO板块收入8.29亿,同比增长41.93%,其中报告期内投产的750MW风光电站带来了5.66亿收入,另有1675MW自主运营风光项目将在2020年投产。大全新能源3月11日大全发布其2019年业绩报告。报告称,2019年全年大全新能源多晶硅产量为4.16万吨,而2018年为2.34万吨;2019年多晶硅外部销量为3.81万吨,而2018年为2.25万吨。在营收上,大全2019年持续经营业务收入为3.50亿美元,而2018年为3.016亿美元;2019年持续经营业务的毛利润为8010万美元,而2018年为9810万美元;2019年的毛利率为22.9%,而2018年为32.5%。关于业绩变动,大全认为主要源自年内多晶硅市场份额向单晶硅料的历史性转移。而在公司第四季度的出货中81%的产品由高质量的单晶硅料组成,此外报告期内完成了一个3.5万吨扩建项目,这不仅带来了更高的产量也有效降低了能源消耗,提高了原材料的利用率,并降低了单位成本,应对了硅料价格下滑带来的风险。

2020年04月26日 14:21